1983年6月

发布日期:2019-08-13 10:54   来源:未知   阅读:

  下午,出席政协第六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开幕式。大会主席团常务主席在开幕词中指出:在主席的卓越领导之下,五届政协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为发展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十七日,会议选出政协第六届全国委员会领导人,当选全国政协主席。

  △ 阅国家民航总局局长沈图报送的反映民航上海一0二厂原造反派头头情况的材料,作出批示:“造反派头头,仍在千方百计地进行活动。此件告上海市委。”

  下午,列席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听取代表国务院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十八日下午,在第三次全体会议上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会议还分别选举、乌兰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选举彭真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决定为国务院总理。

  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书记处会议,讨论国家计委提出的“七五”计划基本建设规模的初步测算和财政部关于财政问题的汇报。在发言中谈到重点建设问题时说:现在的状态是资金太分散,这样下去日子怎么能过?有些东西硬是要停下来,这可能要损失一些,宁可损失一些也要停下来。要搞重点。要想今后二十年能够搞上去,现在不搞重点不行。特别是能源、交通、通信这些重点项目,现在不抓,以后别的事情想干也干不成。现在我担心这个规划中能源到底够不够?特别是电够不够?本世纪末翻两番,电只增长一点三倍,行不行?现在不单是工业用电,生活用电也会大幅度增长,很多人家里都有洗衣机、冰箱,农村要用电代替柴火,这不是翻两番就能解决的问题。保证重点,要搞狠点,这关系到以后的发展速度问题。资金,一个用到重点建设,一个用到老企业技术改造,这个路子是对的。技术改造问题也可以通过同东欧发展关系来解决,他们好多东西比起西方更接近我们。中国这个市场潜力是很大的,我们越发展,市场越大。

  上午,和、彭真、王震、、、胡启立、姬鹏飞①等会见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局书记金正日一行。在介绍中国的情况时说:我国的政治状况,党内也好,人民中也好,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已经形成了。在这方面,我们这些老家伙是起了一点作用的。现在,我们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准备交班,要找年轻人上来,帮助年轻人接替我们,这是一个历史性的任务。由于我们党武装斗争的历史特别长,现在老人很多,这就是我们现在的问题。因此,我们提出,我们党和国家的干部要逐步实现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其中革命化是主要的。在谈到中国经济建设问题时说:中国的特点是落后,贫穷,地方很大,人口太多,问题十分复杂。处理每一个问题,都牵扯到成千万以至成亿的人口。比如,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我们首先处理农村问题,这是牵扯到占全国人口百分之八十的农民的问题。几年来的实践证明,我们在农业问题上的做法十分正确。同样,处理工人问题、干部问题、知识分子问题等,都要牵扯到左邻右舍,有时是要吵架的。如基本建设项目,光照顾地方,那末国家要建的大项目、要干的大事就没有钱了。我们现在问题很多,要经常调整各种政策,要处理好执行这些政策的结果所引起的同其他方面的关系。即使我们现在的路线、方针、政策都是正确的,今后也还会有失误,不可避免地还会犯错误。不过现在我们可以说,今后我们可以避免犯大错误。当前,我们要集中力量抓好两件大事,第一是把经济工作搞好,这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核心;第二是使干部队伍逐渐年轻化、知识化。会见后,设午宴招待客人。

  本日出版的《红旗》杂志第六期刊登、、陈云、彭真、、等为纪念这个刊物创刊二十五周年的题词。的题词是:“理论工作要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

  上午,会见参加一九八三年北京科学技术政策讨论会的外籍专家,并回答专家们提出的问题。说:这么多专家坐在一起,对我们的科技政策提出意见和建议,益处很大。讨论会是一个新的方式,这次开了头,以后可以继续下去。这种讨论十分重要。搞四个现代化的关键问题是知识问题。就整个国家建设来说,能源、交通运输是重点,但更重要的恐怕是智力投资。在谈到人才培养时说:我们这方面有缺点。人有,当然要经过培养。大概希望还是在四十岁左右的人。要学点东西,学会管理,找青年、中年人来培养,这是全党的问题,是我们国家最大的课题。各行各业都是这样。在谈到中国建设道路时指出:我们搞的现代化,是中国式的现代化。我们建设的社会主义,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我们现在的路子走对了。我们的政策是不会变的。要变的话,只会变得更好。对外开放政策只会变得更加开放。路子不会越走越窄,只会越走越宽。路子走窄的苦头,我们是吃得太多了。如果我们走回头路,只能回到落后、贫困的状态。在谈到中国经济改革时说:打破“大锅饭”的政策不会变。工业有工业的特点,农业有农业的特点,具体经验不能搬用,但基本原则是搞责任制,这点是肯定的。这个谈话的一部分已收入《文选》第三卷,题为《路子走对了,政策不会变》。

  上午,会见民主柬埔寨领导人。在谈到中国统一问题时说:在一个统一的国家内,有不同的社会制度,这是史无前例的。实际上,真正统一了,台湾一个制度,香港一个制度,大陆一个制度,大陆是社会主义制度。以社会主义制度为主体的国家包含不同的制度,马克思没有讲过这个问题,我们大胆地提了。如果不这样设想,绝对不可能统一。这样的设想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是符合毛主席的实事求是精神的。历史上理解马克思主义最好的是列宁和,他们根据马克思主义把本国革命引向胜利,核心就是实事求是。

  上午,和、、、陈云、彭真、、、乌兰夫等,接见出席六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的全体代表和出席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的全体委员,并与他们一起合影留念。

  上午,在住地同、谈话。△ 前往北京医院,向①的遗体告别。次日下午,和、、、陈云、彭真、、乌兰夫等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追悼大会。

  审阅本月二十一日《关于增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成员的报告》,批示:“同意”。报告提出的调整和增补后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由、万里、、胡启立、方毅①、谷牧、张劲夫、杜星垣八人组成,任组长,任副组长,杜星垣兼秘书长。——————

  上午,会见出席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和政协第六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的港澳地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并讲话。在谈到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情况时指出:为了照顾英国,我们谈判可能不从收回香港问题开始,而先从一九九七年后香港实行什么制度、什么政策谈起。这个政策充分照顾外国人首先是英国人的利益。不仅保护中国人的利益不受损害,外国人的利益也不受损害。港人治港要有什么条件?只要一个条件,就是爱国者。什么是爱国者?赞成、主张祖国统一的就是爱国者。人们担心变。一九九七年以后我们谈的这一套会不会变?我们说不变。只讲不变还是空的。我们考虑定个年限,总的是保持香港自由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还有法律等等。我们先来个五十年不变好不好?五十年够长了。讲五十年比不讲年限好,更能使大家放心。今天讲的有一点新话,就是五十年。中国根基在大陆,不在台湾,不在香港。四个现代化建设,香港出了点力,以后甚至出力更小也有可能,但我们不希望小。中国的建设不能依靠“统一”来搞,主要靠自力更生,靠大陆的基础。当然还要实行对外开放,吸收外资,但主要以自力更生为主。所以香港也好,台湾也好,不要担心统一以后大陆会向你们伸手,不会的。最近港币贬值是有人为因素的。我们一定要使英国人承担责任,不要做损害香港的事。在谈到十四年过渡期问题时说:第一双方不要捣乱,文明点讲,双方都不要做损害香港繁荣的事情。中国政府不会捣乱,英国人就难说了。谈判的焦点可能是这个问题。英国对我们一九九七年后的政策的可行性、可靠性问题明了了,确实相信我们一九九七年后的政策不变,问题就好办。香港要培养人才,逐步参与他们的管理,行政也好,司法也好,财政各方面都要参与,搞好交替。香港的爱国者要考虑怎么样推荐和培养一批合格的人,特别是年轻人,逐步参与,将来才能把香港管好。在过渡时期,中央政府还准备采取措施参与香港的经济活动。这是增强港人信心的重要措施。一九九七年以后北京不派总督,不派头头。将来香港采取什么形式,由你们香港人去定。名字叫特别行政区。我们派个小军队去,不要香港负担费用。△ 为纪念陈潭秋①、毛泽民②、林基路③、杜重远④烈士殉难四十周年题词:“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烈士永垂不朽!”“杜重远烈士永垂不朽!”

  ① 陈潭秋,中国的创始人之一。1939年任中共驻新疆代表、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主任。1943年9月在迪化(今乌鲁木齐市)被盛世才杀害。

  ② 毛泽民,中国早期党员。1938年到新疆做统战工作,曾任新疆省政府财政厅代理厅长、民政厅厅长。1943年9月在迪化(今乌鲁木齐市)被盛世才杀害。

  ③ 林基路,中国党员。1938年到新疆做统战工作,曾任库车县、乌什县县长。1943年9月在迪化(今乌鲁木齐市)被盛世才杀害。

  ④ 杜重远,爱国民主人士。参与推动第二次国共合作的活动。1939年任新疆学院院长。1943年9月在迪化(今乌鲁木齐市)被盛世才杀害。

  上午,会见美国新泽西州西东大学教授杨力宇,进一步阐明实现大陆和台湾和平统一的方针政策。指出:问题的核心是祖国统一。我们不赞成台湾“完全自治”的提法。“完全自治”就是“两个中国”,而不是一个中国。制度可以不同,但在国际上代表中国的,只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谈话中提出:祖国统一后,台湾特别行政区可以有自己的独立性,可以实行同大陆不同的制度。司法独立,终审权不须到北京。台湾还可以有自己的军队,只是不能构成对大陆的威胁。大陆不派人驻台,不仅军队不去,行政人员也不去。台湾的党、政、军等系统,都由台湾自己来管。中央政府还要给台湾留出名额。强调:和平统一不是大陆把台湾吃掉,当然也不能是台湾把大陆吃掉。所谓“统一中国”,这不现实。我们建议举行两党平等会谈,实行第三次合作,而不提中央与地方谈判。双方达成协议后,可以正式宣布。但万万不可让外国插手,那样只能意味着中国还未独立,后患无穷。这些内容,后来被概括为“邓六条”。这个谈话的要点已收入《文选》第三卷,题为《中国大陆和台湾和平统一的设想》。

  出席中共中央工作会议。在讲话中指出:这次会议应该解决的问题都提出来了,最重要的是集中。一个是集中资金搞重点建设,一个是集中精力搞技术改造。体制改革是为了实现这两点。在谈到集中资金保证重点建设时说:我们提出翻两番,每年增长多少,都必须是没有水分的。如果“六五”达到百分之六以上的速度,“七五”达到百分之七以上,而且在能源、交通、原材料工业等方面为今后十年打好基础,集中资金保证重点建设,那我们就能更有把握地说,后十年达到百分之八以上是可能的。这并不是冒险的计划,而是讲求实际的可行的能够达到的计划。但是,搞得不好,有可能改变十二大的决议,那就严重了!这不但在国内是个政治问题,在国际上也是个大的政治问题。不搞重点建设没有希望。能源、交通等重点项目,都是十年八年才见效的。比如三峡工程、长江上游的二滩工程,应该搞哪个,不要再犹豫了,犹豫一年就多耽误一年。外国人说我们翻两番靠不住,为什么?因为我们的计划中电力只能翻一番多,光这条就断言我们翻两番要落空。我们加强了这方面。如果不搞点重点,到那时什么也上不去。所以这个决策十分重要。在谈到加强财经纪律问题时指出:这几年我们暴露出很多问题,都是不应该出现的。我们过去提出,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要实行对外开放政策。这是正确的,但是必须有两手。一手是坚持对外开放政策,这个不能变。要变,只能是越变越开放。另一手是必须打击经济犯罪活动,后来加了个“其他犯罪行为”。这件事情,一年多来我们做得有成绩,但不能说做够了,手不是那么狠,以后还要经常注意。书记处、国务院把这件事作为经常性的工作,我赞成。这本来就要一直贯彻到底,不能松,但是如果作为经常性的工作就没人管了,就等于不搞了,那不行。要强调财经纪律,有些违反纪律的行为,本来是犯罪行为,现在我们没提那么高,因为有些事情我们没有讲清楚。这次讲清楚以后,就要提到法律的角度来看问题。我看经济立法工作还要加强。在谈到人才问题时指出:经济方面、体制方面的改革问题很多,但是有个核心的问题,就是选用人才。事情总要人做。我们好多事情就是领导人不得力,浪费很大。所以选人要选对。一个企业改造得好不好,就看选人选得对不对。再一个问题是要加强责任制。选对了人,还要叫他承担责任。选用人才同搞责任制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还提出:各地都要学习引滦工程提供的经验。就是注意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利用各方面的力量,包括军队的力量,只要能为国家省点钱的,都可以用上。不仅引滦工程军队出了力,植树造林军队也出了力,而且成绩不小,其中包括空军飞机播种在内。这个事要坚持几十年。这次会议于六月二十五日至三十日在北京举行,主要讨论集中财力物力保证重点建设问题。根据这次中央工作会议和讲话的精神,七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集中财力物力,保证重点建设》宣传提纲,并在通知中指出:集中财力物力保证重点建设,是今后一个时期内经济建设的重要环节。

  为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展览题词:“发扬我军拥政爱民的光荣传统,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为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培养军地两用人才展览题词:“大力培养既能打仗又能搞社会主义建设的军地两用人才。”△ 为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题写:“雨花台烈士纪念碑”、“雨花台烈士纪念馆”。